使君至归途路殊途

好小说~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24.

抱歉啊大家,因为高三,所以提早开学了,有些忙,更新可能不是很快了😂😂😂😂

  皓月当空,散发着神圣的光芒,月光顺着墙壁一步一步爬下来,地板被照得一亮,上面还有许些影子,应该是外面的树木。
  梅长苏轻轻翻了一个身,他抬头看向隔的不是很远的另一张床,上面也躺着一个人,不过那人睡姿十分正经,那是很标准很健康的姿势。
  外面的地板明亮了,可是落到两个床侧的光却很少,因此不能够看清楚那边的人的脸,可是在黑夜中,仿佛一切都变得更加清晰了,包括那个人的容颜。
  他又轻轻翻了一个身,转了回墙的那一面,盯着黑乎乎的墙壁,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这个样子了,飞流一下是不太休息的,要么也是睡在屋檐上,所以,虽然说是住在一起,实际上都没怎么占空间。
  白天的时候还在那里想要把蔺晨叫去睡大街,没有想到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,松懈一下气氛,萧景琰却心疼了起来,主动让出了自己的房间,战英不好意思跟过来跟自己挤,于是他们两个就住一间了。
 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,他很想再翻一个身,不过怕吵到对面的人,于是只好闭上了眼睛,强迫自己不许多想,好好睡觉,好好睡觉……
  半晌,梅长苏这边已经没有了动静,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  对面那张床上的人动了,他慢慢爬了起来。
  萧景琰紧紧盯着梅长苏的后背,第一次这么痛恨这家客栈的情况不错,里面居然有…两张床。
  蔺晨去睡大街是绝对不可能的,最后十有八九就是住进小殊的屋子,于是他先下手为强,先把自己的屋子让了出来,然后可以名正言顺住到这里去,果然,飞流不占任何的空间。
  他轻手轻脚来自梅长苏床前,即使没有灯光,也能够在心中描绘出那一张脸,那是永远都忘不了的,就好像已经融在了骨血里面一样。
  伸出手,轻轻搭在梅长苏的肩膀处,心中一片安详,这个人,以后就属于自己了。
  萧景琰在这沉寂的夜里面想了很多,回忆起了很多以前以前的事情,包括还是将军时候的小殊,然后再到后来的那个江左梅郎,那个一心一意为自己谋划的谋士,再到现在的这个……人。
  “唔”低吟从他的嘴巴里面溢出,打断了坐在床榻边的那个人的思绪。
  “小苏?”萧景琰一愣,他看上去不是很好,似乎是做了噩梦,实际上也的确如此,一直从来没有想过一些事情的梅长苏,似乎是因为最近出现了太多的人和物,脑中的思绪有些混乱,记忆有些混沌,突然间又梦回了梅岭。
  记忆中的那处地方是一片血色,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,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全身会是血,只觉得头很痛很痛,然而却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。
  恍惚之间,感觉有人轻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,一遍又一遍安抚着。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23.

  回去的路上,梅长苏还在回想着擂台上的事情,是觉得那个人有着说不出的熟悉,可又偏偏想不起来是哪一位,难道是以前认识的人吗?
  萧景琰帮他挡开各种不小心撞上来的人,把人平安带回了马车,蔺晨和飞流都还没有回来,两个人就在旁边的客栈坐下。
  “今夜干脆留在这里,明天再起程?”梅长苏征询身边皇帝的意见,他懒懒伸了一个懒腰,天色不早了,其他人都还没有回来,再走下去说不定就要露宿丛林了。
  萧景琰当然不会有别的意见,马上让人去订房间,去的人是江左盟的人,回来的时候报告说剩下的空屋子不多了,现在本来就是比较热闹,他们一行人又多。
  “四个房间?”蔺晨的声音从后面传出,梅长苏回头不见飞流,无奈道“你把飞流又扔在哪个地方了”
  蔺晨撇了一眼紧紧跟着梅长苏的萧景琰,凑了近“长苏放心,他是个好孩子,肯定找的回来的,诺,花给你”就好像变戏法一样,他从后面掏出一束花来,装饰的还挺漂亮,正是梅花。
  萧景琰立马接过“我帮你拿。”早知道就先出去采几枝梅花回来了,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,激烈碰撞,然后挪开。
  看来蔺晨又带飞流去别人家里采花,然后不小心惊动了主人,所以把轻功很好的飞流留在那边吸引注意力,自己则是跑了,梅长苏很快推断出了这个过程,默默看着二人的“交流”。
  “几位客官”掌柜抹了抹额上的汗,这还要不要订房间了“房间……”
  “四个的话,我和飞流一起,景琰和战英一起,蔺晨……一间,黎纲和甄平一组”梅长苏飞快点了一下人数,然后分组,说完心虚看了一眼表情飘忽不定的皇帝“咳咳,这样如何?”
  蔺晨不舍地把眼睛从摘来的新鲜的花那上面移开“嗯,”
  “几位客官”掌柜一脸苦笑,见几个人目光刷刷刷射向自己,突然间感觉腿有些软了,这都是些什么人啊?看上去都不好惹“不好意思,只有三个了”就在刚刚又被订出去另一个。
  蔺晨脸上一喜“那我和你住就好了”这个你自然是梅长苏。
  “要不去找另一家吧”说话的是萧景琰,他一脸平静。
  梅长苏看着他们的凶潮暗涌,有些不自然摸了摸鼻子“早前有打听过,这个小镇上只有这么一家客栈,要不、蔺晨……”
  蔺晨脸上一喜,萧景琰脸色一变,梅长苏泰然自若“睡大街吧。”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22.

  “蔺晨?”梅长苏第一反应就是脱离萧景琰的怀抱“你没事吧”他有些不自然过去把人拉起,希望蔺晨不要误会什么。
  蔺晨怨妇状望向外面,飞流这是怎么了“我什么时候惹到飞流了”
  外面,飞流已经不知所踪了,梅长苏又想起了偷看到的事情,撇了二人一眼,率先跳了下去“你们聊,我去看看飞流”
  萧景琰的手只抓到一片衣袖,他无语看着梅长苏离开,车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,谁看谁都不顺眼,最后同时下了马车。
  一路行驶到了下一个县城,蔺晨也终于重新得到了飞流的“欢心”,两个人基本上泡在一起,宗主大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结果却发现萧景琰毫不介意,依旧陪着他。
  下了马车,身体好了许多的梅长苏打算出去外面逛逛,战英找了个理由溜了,顺便把江左盟的吃瓜群众也带走了,于是萧景琰陪他去。
  至于飞流,被蔺晨带着走了,去哪里玩不知道。
  小镇里面非常热闹,敲锣打鼓的,习惯了冷清本性却喜欢热闹的梅长苏凑了过去,萧景琰在一旁护着他,帮忙开路,有了皇帝的保镖护航,两个人很快挤到了前排。
  “比武招亲大会——开始啦!”
  擂台比较简陋,比较上面的地方也只有三把椅子,左边坐着一位蒙着面纱的姑娘,虽然看不清长得什么样子,那气质确是无与伦比;中间坐着一个老者,看上去老态龙钟的;最右边是空位,没有人坐着。
  “这是哪家女儿比武招亲”梅长苏随意打了一个正在兴奋叫着的观众问道,那人正在看着台上的热闹也没有注意身边有人,不过听到有问题还是回答了“这是周家大小姐的比武招亲大会”
  “周家?”梅长苏挡着太阳眯着眼观察守在擂台旁边的那群人,看上去个个都很魁梧“运镖的吗”好像在曾经有听人说过,周家镖局是比较有名的,而且就在廊州附近。
  萧景琰对这些没有兴趣,不过小殊在这,他当然不可能自己离开,所以耐着性子看了下去,没想到没过多久,上面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,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大汉,跟人家打输了就直接叫了一群人来拆台。
  “哟,这周家姑娘我要了”他挺着大大的啤酒肚淫笑着,上面的两个人脸色煞白,下面的群众都在纷纷议论着。
  “那不是赵武吗”
  “赵武?你说的是那个好色成性,看见哪家姑娘漂亮就一定要去抢回去当小妾的淫贼!”
  “嘘,小声点,赵武欺男霸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他可是献王的表亲,要是他她听到,你就死定了,没有人救得了你”
  “传闻中周家姑娘美若天仙,真是可惜了”
  “赵武,这比武招亲就要遵守规矩,你输了就给我滚开!”一个男子跳了上去,周家姑娘见了他眼前一亮“谷哥!”然后两人含情脉脉望了一眼,看来这场比武招亲就是为他准备的了。
  赵武看了不爽,招呼人来想要打人“把那男的给老子打个半死、嘿嘿,那个姑娘千万不要伤害,要是伤着了,我可是要心疼的”旁边本来守擂台的那群人都被打趴了,周老爷心中气急却无可奈何。
  梅长苏在下面观望了一会儿,萧景琰神色一冷正打算动手,突然被拽住了“有人救”
  话音方落,一道身影跃上台,剑光一闪,瞬间那群人都被弹开好几步,于是局势瞬间逆转。
  梅长苏赞许一笑“倒真是个行侠仗义的人”
  萧景琰复杂看了他一眼,他果然失忆了,连萧景睿都忘记了。
  萧景睿冷着一张脸把那群人都打趴了。解决完所有事情的时候他不经意间看向了观众的那边,发现两个人正在离开……好熟悉的样子。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21.

  去往京城的马车上——
  梅长苏第三次拿起了茶杯,又放下,没有喝一口水,他感觉到万分不自在。
  蔺晨找了个理由躲到外面去了,跑的远远的,马车里面就只有两个人,看着书的萧景琰以及神色自然内心尴尬的宗主。
  萧景琰虽然在看着这本不知道讲着什么内容的书,心思却挂在梅长苏身上,因此当梅长苏无意间把茶杯弄掉的时候,他迅速扔掉了手中的书,把那个杯子拍到远处去“长苏,没事吧”这种杯子要是打碎出来了,马车这么小碎片肯定会弄到他,因此他有些紧张。
  不过这个马车里面都是软垫,所以那个飞出去的茶杯打了几个滚,把里面的水都倒了出来,然后就停下了,梅长苏看着那个茶杯停下,飞快缩回了手“没……没事。”
  他迟疑看了眼萧景琰,这皇帝反应还真是灵敏,这么专心看着书居然还能分神顾及到周围。
  “长苏”萧景琰看着有些失神的梅长苏,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,可是费尽了所有的智商,都想不出是出了什么事情,只好直言问道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”还是想起来了什么,可是看这样子又不像。
  梅长苏摇头“没有……”他实在是难以启齿,难不成要直接问‘你与蔺晨是不是有什么……’或者‘你是不是喜欢蔺晨’
  这么一想突然间心惊!他不是应该为朋友的事情感到焦虑吗?为什么竟然想知道的是萧景琰与蔺晨的关系?被自己的怪异搞得脸上红一阵青一阵,他抬目就见萧景琰关心自己的目光,突然心虚。
  他想,不应该那么不开明,男男相恋也不错……只要蔺晨喜欢就好。
  “……你不要和蔺晨闹矛盾”犹豫了一下,梅长苏还是开口委婉劝着,他想眼前这个皇帝又不是笨蛋,一定能够听出这一句话的深意,他还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扫了一下萧景琰。
  萧景琰一愣,紧紧盯着梅长苏,这赤裸裸的目光很快让对方感到不舒服,率先挪开了视线。
  萧景琰得出了一个结论,梅长苏不喜欢自己针对蔺晨,他心中一阵委屈,究竟是谁针对谁了?
  梅长苏面上几分燥热,有些不自然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说……”他想或许应该解释的清楚一些,毕竟这是别人家的私事,即使是好朋友也不能够插手,况且他与萧景琰也不过认识几天。
  “我明白了,我懂”萧景琰闷闷打断,顺便在心里补充了一句,只要不要和我抢你,我就把他当佛供着。
  梅长苏终于舒展了眉头,果然不笨,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些微微的不舒服。
  至于那颗灼热的东海珍珠,他咬咬舌尖,觉得还是不交出去为好,好不容易看上这么一个东西,而且那是等价的交换。
  他于是便想起了那定情信物,想问清楚的梅长苏猛地抬头“那”怔住,因为萧景琰正直直盯着他,而且是用那种专注的目光注视着,就好像在看着什么奇珍异宝一样,又或者在看着心爱的东西,那眼神十分的不对劲。
  而且叫他发现了也没有什么不自然流露出来,反而比梅长苏这个被人偷窥人的表现的还要更为正常。
  “怎么了”萧景琰紧张道。
  “……”到嘴边的话,突然间说不出口,只好改了“虽说男男成亲有些”奇怪“不是,我是说”我不介意“不是…我的意思是,这世上若是真心相爱的人自然不会在意这些,可是太后娘娘会怎么想这些事情?”梅长苏到嘴的话改了又改,只觉得怎么说都感觉奇怪,蔺晨想必也是在意的,还是先问好为妙。
  若是身为皇帝萧景琰都没有意思要为爱人摆平这些困难,那么他会想办法劝说蔺晨退出,以免受到伤害。
  萧景琰看着认真的梅长苏,心中一阵荡漾激动,长苏肯为他们的婚事担忧了,看来是已经接受了,所以开始未雨绸缪,这才是那个熟悉的苏先生的样子。
  萧景琰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喜色“长苏你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,我会把一切都搞定好的”而且母后也不会反对我们两个,至于天下人的意见又如何。
  看着信誓旦旦的皇帝,梅长苏心中多了几分不痛快。
  蔺晨郁闷停下了爪子,他刚刚想要揭开帘子进去当一回电灯泡,努力用自己的几百瓦的光给那两个人制造麻烦,没想到却听见了这样子的对话,长苏居然已经接受了并且筹划着要怎么嫁给人家了,还在在意着太后的想法……
  他表示真的很不明白,为什么明明失去了记忆却还能够……
  郁闷。
  此时他半弯着腰,一手还在车帘边,飞流刚好看见这么一幕,抬起脚就往那鼓鼓的屁股踹了过去,蔺晨正在思考事情,所以没有注意到有人偷袭,只感觉一阵风袭来,整个人就朝马车里面跌去,摔了一个狗吃屎!
  萧景琰察觉到马车外有不明飞行物体袭来,马上飞身到梅长苏身边,一把搂住转移到另一边去,然后才看清了那人正是蔺少阁主。
  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20.

  狠狠磨牙,梅宗主觉得自己无意间撞破了真相,他拖着同样一脸愤恨的飞流离开了,飞流武功高强轻功很好,得知苏哥哥急着离开以后也就发起了看家本领带着人飞走了。
  他十分后悔,后悔不该出来看见这一幕。光天化日之下,两个人也不知道检点一下行为,没想到这背后居然会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,男子相恋……
  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,只是,不知道心里为什么会有些排斥。
  无意间触碰到腰中的那颗东海来的珍珠,无意间想到了“定情信物”。
  梅长苏一张俏脸瞬间全部黑了下来,不会吧!难道说皇帝接近自己就是因为……
  不对不对,他想或许还是应该相信那个能让自己有些安心的人,两个人的相见只是凑巧,只不过是路逢知己而已,至于他们两个人的矛盾……算了,一面是相处已久的好朋友,另一面是刚刚认识的好朋友。
 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酸涩,看着那颗明亮的珍珠“什么时候还回去吧……”他心理想着,然后看向了另一边同样郁闷的飞流“飞流,你怎么了”此时两个人已经回到了马车,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把飞流也一起拉了上来。
  飞流摇头,心中不知道为何积满了不爽。
  而另一边,萧景琰成功保护住了自己的东西,这是两个人才发现彼此都狼狈不堪。
  气结,蔺晨只觉得心中有股怒气在翻涌,这才认识了几天,两个人就已经确立了这么亲密的关系吗?连自己这个好朋友都不告诉!萧景琰这个堂堂正正的皇帝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一匹大色狼。
  萧景琰脸上也不是很好看。
  “你这东西是哪来的!”蔺晨可以听得见自己的磨牙声。
  “长苏送的”萧景琰傲然抬头,比蔺晨还高了那么一点点“定情信物”他补充道,就好像是在宣布所有权一样。
  废话,蔺晨一阵无力,那个可是梅长苏他爸的老婆即长公主殿下留在江左的一块玉,据说是交给后代夫人的,当年离开的紧急也就没有带走,梅长苏苏醒以后清理东西,这个定情信物当然就物归原主了,没想到居然被他本人送了出去。
  蔺晨心中还存在着那么一点点的幻想,譬如说是这个皇帝威逼利诱。
  萧景琰轻轻擦拭着玉佩,他还想利用这个东西把人娶到手呢,不过看蔺晨这么在乎的样子,这个东西应该对小殊很重要吧,如此一想,心中更是得意,仿佛带着玉佩就好像带着他一样。
  蔺晨被那好像在抚摸爱人一样的轻柔姿态给弄得恶心,他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“长苏不能和你回去”世俗怎么看他不放在眼里,可是梅长苏现在根本没有什么记忆,很容易就被人家诱拐了。
  萧景琰紧紧盯着蔺晨,有着明亮线条的脸庞带上了几分狠厉“蔺公子”他叫的依旧很客气“你休想再把人从我身边带走”不追究那一次,毕竟不是他小殊恐怕也活不下来,但是今后想要动他的人,没那么简单!
  蔺晨浑浑噩噩就回去了,完全没有出来的时候那个神气的模样,而且还被飞流瞪了几眼,瞬间心中更为委屈。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19

  蔺晨冷哼一声,余光瞥见几个躲得远远的人,心中暗骂一声不中用,不就是一个皇帝吗,又算得了什么?
  黎纲和甄平察觉到了蔺晨的视线,装作看不见低头或偏头看别处,萧景琰不轻不重往那边瞟了一眼,似乎在暗示着秋后算账。
  蔺晨整理着衣袖,甩了甩手臂,颇有几分两袖清风的样子,再加上那高挺的胸高昂的额头,倒是像极了几分隐士高人,格外欠扁。他昂首挺胸应了一声“好”仿佛是在实施给萧景琰一样,反正这家伙迟早都会找上门来的,他心里并不意外。
  萧景琰眨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拳头,终于克制住了一拳打上去的冲动,刚刚看了一眼,随行的大夫似乎没有来,就江左盟那群粗人似乎也不会疗伤,也就是说小殊身边只有这么一位不靠谱的家伙,要是弄伤了就治不好病了。
  况且,他心中冒着酸气,小殊这么在意这位朋友如果自己一拳打下去的话,估计会……
  两个人一起走到了旁边的小道上面去,索性行车的速度也不算很快,似乎因为有了某人的加入。
  “小殊怎么了?”萧景琰等了很久都不见对方开口,自己又忍耐不下去,眼见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只好主动一些。
  蔺晨拿着扇子摇啊摇“皇帝陛下不是见到了吗?失忆了”他强调着后面的三个字,提醒梅长苏已经忘记了过去的一切,身上也不再背负着什么,不要再来打扰了。
  萧景琰心中紧紧一抽,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是听到的时候还是很痛苦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他并不打算追究之前把人偷偷运走的事,反正已经救活过来了“他在梅林所中的火寒之毒呢,带来的影响会不会……”之后去询问了一下母后,才知道原来这么严重。
  蔺晨停下了前进的步伐,侧过身子来认真而又严肃望着这位高大的皇帝,英俊了不少,他脸上有着少有的正经“如你所看到的,他现在身体还有些虚弱,绝对不是能够被劳累的那一个,林殊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死了,苏哲也早就葬身了,皇上想要找的是谁?梅长苏现在过得很好。”
  萧景琰算是明白了这一位神医这么配合自己的目的,原来是要来洗脑的,他脸上有着少有的苍白,不过很快稳了下来“我想要的仅仅只是他这个人。我自然不会让他劳累!”
  蔺晨心中有气,还想说什么,无意间看见萧景琰怀中的玉佩,只怪自己眼太尖,把那玉佩的纹络看得清清楚楚,瞬间大惊,一把扑了过去,两人就那么滚到了草地上,他想要去抢那东西,萧景琰见他的目标是梅长苏转给自己的定情信物,自然是不肯的,于是不惜保护着那东西也摔到了地上。
  另一头,飞流带着人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了这一幕,张大嘴巴就被人捂住,梅长苏惊讶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,只觉得自己真相了,心中瞬间是气闷万分,看着两个人都不见了,还担心得出来,结果居然……
  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18

  旅途多加了两个人,气氛开始变得有些怪异了,只剩下飞流一个人飞着,两个下属们不知道为什么躲得远远的,但诡异的是跟在身边的这两个人。
  梅长苏从来都不知道蔺晨有这么粘人的时候。
  三人皆在马车上,正襟危坐,他微微偏着头欣赏着难得做的比较正的蔺少阁主,这家伙一贯秉承着自己潇洒的个性,连坐姿也是潇洒,基本上不是半躺着就是半趴着,如今居然也能安分坐在那,一动不动,连扇子都不摇了,面上的表情也很是严肃。
  突然间衣服被轻轻拉了一下,紧接着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然后衣领被拉了一下“长苏,风太大,小心凉”萧景琰盯着看着蔺晨的梅长苏好一会儿,终于忍不下去了。
  “呵?”蔺晨拿起手中的扇子扇了扇“风,挺大”那嘲讽的意味很浓,这马车里面哪来的大风。
  萧景琰手才刚刚离开他的衣领,梅长苏也在那一瞬间的不自然中恢复过来,然后下一秒钟,身体被轻轻一拉,然后带偏了,方向是朝萧景琰那边的,只见皇帝陛下一本正经警告着“你不要把风带过来,长苏离他远一点儿”
  扇子猛地一收,蔺晨扇指车口“那里有个更大的漏口,要不你坐到那边去堵着风?长苏这弱不禁风的身子,是经不起风吹的”
  车门口,离里面的地方有一定的距离,萧景琰目测一下“可以直接坐到我后面来”不需要过去门口挡风,只要坐在后面就可以挡着了“你若是喜欢可以去坐一坐”这个蔺晨,还真是不把皇帝放在眼里。
  然后两个人同时拉住了在中央的人
  “长苏,我帮你诊诊”
  “长苏,金陵有很多名胜古迹,要不要我帮你介绍”
  梅长苏看着两个人针锋相对已经有一会儿了,只觉得这两家的仇果然不是一般的大,但是他可不是炮灰,尤其是两边袖子都被拽着的时候,这衣服真是被越来越长了。
  他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,几乎都能滴得出水来,两个人突然间被吓得放了手,马车外面的人只听到一声拍木桌的声音,然后两个人灰溜溜走了出来。
  车内梅长苏揉着手,真是两个不安分的家伙,早上才刚刚诊过,还有两个人都知道去金陵不是去这玩的,是要去帮忙的!
 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放心,他最后还是悄悄掀开了马车的帘子,萧景琰一直盯着这边,看见他掀开那一角的时候似乎笑意更深了,隐约还能看见牙齿…
  狠狠甩下,梅长苏闭目养神,什么皇帝,反正这里也不是朝堂,慢待就慢待吧。
  外面,蔺晨无聊咬着草,他本来就不是坐在马车里面的料,突然间面前多了一双靴子,抬头。
  “蔺公子”萧景琰俯视着他,眼中却充满着真诚“我想我们可以谈谈”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17

  蔺晨气呼呼走出去以后只想出去吹吹风凉快一下,风声中隐约听见了焦急的呼喊。
  ……
  梅长苏跟上来了?
  他轻轻转头,然后又快速扭转过来,快的让人无法察觉。
  真的跟来了,不对,萧景琰还在那里呢,所以说,长苏丢下萧景琰自己跑来追他?这个时候那两个人不是应该好好叙叙情把酒言欢吗?
  想来此时皇帝陛下的脸色一定难看到极点,他脸上露出了极为诡异的笑容,萧景琰,你抢到的人又如何,长苏根本不认识你,随后感觉到有人接近,急忙把笑容压了下去,扁着嘴。
  “蔺晨”梅长苏大口大口喘着气,心想这身体还真是经不起折腾“呼,呼”
  “哼”蔺晨心中担忧的想要过去扶,可是又不能这么轻易放过,正在纠结的时候,梅长苏断断续续吐出了一句话“我是真的不行了”
  多么似曾相识的一句话,蔺晨偏头,伸手接住向他倒过来的人“不会吧,是不是我每次气你都要给我来这么一出”
  城外的地方向来都是空旷的,萧景琰的视力向来是很好的,嘭一声,柱子上多了一个拳头,列战英低头,远方,两个人正抱在一起,很是亲密。
  从怀里掏出药丸,庆幸自己没有因为要赶路而没有制药,梅长苏吃下去以后果然感觉好多了,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“你们是不是有仇”
  “……”有,不过原因是你,蔺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神色有些不自然,不想这却让梅长苏加固了心中的怀疑“蔺晨,有什么误会可以告诉我,我一定可以帮你们弄清楚的,他不是坏人”
  蔺晨刚刚好一点的脸色瞬间又变为零下几度,不认识又如何,梅长苏林殊苏哲全部都是偏心那一个家伙,他心中塞了“长苏,你才认识人家几天就为他说话了”
  梅长苏眼中带上了几分温暖,遥遥看着亭子里那个还坚定地站在那里的人影,他笑容中也太上了几分温暖“我也不知道,不过,这或许就是直觉吧”
  “不要转移话题”梅长苏回头瞪他“想要糊弄我,你还差得远了。从得到这个消息开始,你们就一直在想尽办法出城。刚开始我还想不明白,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”
  “累不累呀”蔺晨狠狠一敲“别想那么多了,我和他一点仇都没有,只是纯粹不喜欢皇室的人而已,长苏,那可不是好人,不要去金陵了,你要是喜欢,不如我们去大渝”
  梅长苏不笨,当然听得出蔺晨不希望他们有过多的接触,不然也不会专门跑到另一个国家去,不过有一句话他可不爱听“你最好不要骗我,否则你死定了”他可以自己调查“还有,那不是什么坏人,以后不要再说这个了”蔺晨愣神期间,梅长苏已经推开了他。
  “早早休息,早早赶路吧”他伤感苦笑“你不会是想我单独一个人过去吧,要是死在哪里,我恐怕……”
  “我陪你就是了!”蔺晨脸微慌,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人可别又这么死了,然后看见了梅长苏腹黑的微笑“谢了”
  天,晏大夫,你快回来……
  得了保证以后心里也踏实多了,梅长苏往回走,黎纲提及转过来拿着一件披风想要帮他披上,风中待了这么久,真是造孽,没想到突然间手空了,萧景琰先一步夺过披风披在梅长苏肩上,冷眼扫过黎纲,黎纲立刻跑开。
  他可不是蔺晨,蔺晨心情不好了想跑就跑,这欺君之罪还在着呢……他跑不掉,自然心虚。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番外超短篇

“死亡”之后(4)
  【故事发生在梅长苏随军征战沙场死了被救回以后】
  蔺晨连夜赶回去的时候,整个人已经累得不成样子了,只是看着这漫天的守城兵,该去哪里找人呢?
  想了半天,终于想到了一个比较合理的地方,将军府!
  “蔺公子”刚刚翻墙进去,就被大梁第一高手发现了,蒙挚有些讶异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”
  蔺晨沉下了脸,露出了悲伤的表情,蒙挚看上去也不是很好,一个七尺男儿,眼圈都是红的,梅长苏的死讯已经传开了,估计京城那边都收到消息了。
  趁着火化,他偷走了尸体以后一句话不交代就跑了。
  “我、”蒙挚心思单纯,长苏骗了他那么多年都没有露出端倪,最后也是因为自己才被得知病情,他蔺晨自认不笨,当然能蒙混过关“我是想来看看飞流,长苏生前最是疼爱他了”
  提起梅长苏,蒙挚眼眶又是一红,蔺晨问了路匆匆告了别,心理记挂着不知如何的梅长苏,老头子亲自来了,应该会有办法的。
  “等等”蒙挚突然高声,心虚的蔺晨一怔,随后不断安慰自己他是武人,绝对不会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  “你……回金陵吗”蒙挚想着他是小殊的故友,萧景琰想必也很想了解小殊的事情,多一个人回去,总算是多几分安慰。
  殊不知,看见旧人会触发伤心事,蔺晨想不明白蒙挚为什么有这么一问,难道是发现了自己偷走人,想要扣下他等长苏回来?
  “不了”他沉重道,蒙挚没有那么聪明,萧景琰在这里的话还很难说,可是他不在“我想去蒙古走走”蒙古大夫。嗯,我认了。
  于是,蒙挚放他去找飞流了,飞流死活不肯相信他的苏哥哥已经离开了,任黎纲怎么劝都没用。

《琅琊榜.归来是苏亦是殊》016

  听见身后熟悉的声音,梅长苏暂时歇下了心中杂乱的思绪,对呆了的蔺晨说道“对了,我们还约好了就在这里见面,然后一起去金陵”然后起身“景琰,你来了”
  萧景琰身后还跟着列战英,两个人都是骑马过来的,看上去很赶,他温和点头,当然这次是对着梅长苏的“难为你在这里等我这么久了”看向蔺晨的时候,双眼危险的眯起,果然是这个家伙把人藏起来了。
  蔺晨早已被气得七窍生烟,脑海中只会想着一句话“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!”他整天派出琅琊阁的信息网查看着各路的消息,整天都盯着皇帝及其身边亲信的行踪,不过是疏忽了一会儿,就发现人已经到了这里。
  忙了半天,想要补救,没想到他什么都没有做错,梅长苏却早就被人家拐跑了!突然想起了某人曾经跑出去赏梅。天啊,不会这么巧吧!
  萧景琰脸上也很不好看,差一点就错过了,他本来想着没有人出门游玩会那么早,所以还在收拾东西,没想到列战英过来了,说是派去盯着的人发现了飞流的踪迹。
  他总结了一下,这个小护卫正常来说都跟在小殊身边,虽然没有什么证据证明梅长苏已经被带出城外了,但应该八九不离十。
  于是,他迅速启程,想着无论是梅长苏还是林殊都有着恪守诺言的美德,就往这边奔,果然看见了,可是,看蔺晨及江左盟的架势,是要把人拼命带走了躲着自己。
  “这位是我的好友”梅长苏稍微往蔺晨的方向靠了靠,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用手轻轻推了一下,好歹也是一国之王,不要太不给面子“蔺晨,这是……”
  蔺晨嘴角一抽,让他静静,这该如何是好?求心理面积阴影“我先去外面吹吹风,你们聊”
  脸上闪过一阵惊异,梅长苏看着蔺晨绕过他逃跑,脑中猛然蹦出了几个念头,大梁皇帝和蔺晨有仇?想到这里,他脸上浮现出了紧张之色,很快又被压制下去,抱拳“景琰,你一路赶来风尘仆仆的,先休息一下我们再走吧,我有事先出去一下”
  萧景琰还来不及回答什么,就看着梅长苏朝蔺晨的方向追去,神色颇为紧张,他脸一沉,脑海中也同样浮现出了几个场景,小殊靠近他的小动作他没有错过,还有就是谈起身份的时候讲到朋友那脸上的笑容,然后就是现在追出去的时候的紧张。
  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事实,无论如何,这几年,都是蔺晨陪着他的!不,自从梅岭以后,就一直是蔺晨相陪。
  列战英抖了抖身上的银袍,只感觉天气越来越冷了,尤其是前面还有一个散发着冷气的萧景琰。
  远远的黎纲和甄平已经躲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,不怪他们不出手阻拦,只是回过神来的时候,萧景琰已经到亭台上面去了。